当前位置:首页 > 中医书籍 > 医宗金鉴 > 辨脉法篇

辨脉法篇

来源:中药百科时间:2019-05-11 10:50:19

辨者,别也。辨脉者,辨别诸脉之名也。法者,诸脉部位至数,形状相类相反,别之各有其法也。脉名者,如浮、沉、迟、数、滑、涩诸脉之名是也。部位者,如浮、中、沉、上、下之部位是也。至数者,如迟三至,数六至之至数是也。形状者,如滑流、涩滞之形状是也。相类者,如弦与紧,滑与动之类是也。相反者,如浮与沉,虚与实之反是也。皮肤取而得之,谓之浮;筋骨取而得之,谓之沉,此以脉之上下部位而得名也,是则凡脉因部位而得名,皆统乎浮沉矣。如浮而无力谓之濡,沉而无力谓之弱;浮而极有力谓之革,沉而极有力谓之牢;浮中沉俱有力,按之且大谓之实,浮中沉俱无力,按之且大谓之虚;浮中沉极无力,按之且小,似有似无,谓之微,浮中沉极无力,按之且大涣散不收,谓之散;浮沉有力,中取无力,谓之芤,按之至骨,推寻始得,谓之伏,此皆以部位兼形状相反,而得名者也。一息三至,谓之迟;一息六至,谓之数,此以脉之至数而得名者也,是则凡脉因至数而得名者,皆统乎迟数矣。

如一息四至谓之缓,一息七至谓之疾,数时一止谓之促,缓时一止谓之结,至数不乖,动而中止,不能自还,须臾复动,谓之代,此皆以至数兼相类而得名者也。流利如珠,谓之滑;进退艰难滞涩,谓之涩,此以脉之形状而得名也,是则凡脉因形状而得名者,皆统乎滑涩矣。如脉形粗大,谓之大;脉形细小,谓之小;来去迢迢,谓之长;来去缩缩,谓之短;来盛去衰,谓之洪;其形如豆,动摇不移,谓之动;状类弓弦,按之端直且劲,谓之弦;较弦则粗,按之左右弹指,谓之紧,此皆以形状兼相类相反而得名者也。此辨脉之大概也。诊者于此能详审而扩充之,则进乎法矣。今以浮、沉、迟、数、滑、涩,六脉别之以为纲;以大、小、虚、实,诸脉辨之以为目,务使阴阳标本,虚实寒热,心中有据,指下无差,庶心手相得,而辨证处方,自无错谬矣。

问曰:脉有阴阳,何谓也?答曰:凡脉大、浮、数、动、滑,此名阳也;脉沉、涩、弱、弦、微,此名阴也。凡阴病见阳脉者生,阳病见阴脉者死。

【注】

此以脉之阴阳,辨病之阴阳生死法也。浮、大、数、动、滑,五者,比之诸脉为有余,阳道有余,故曰阳也。沉、涩、弱、弦、微,五者,比之诸脉为不及,阴道不及,故曰阴也。阴病,谓阴寒病也。见阳脉,谓见阳热脉也,阳热脉,即浮、大、数、动、滑类也。以阴病得阴脉证脉相应,死难必也。阴病若得阳脉,犹冬尽春生,万物虽未即生,然日进生机,故曰生也。阳病,谓阳热病也。见阴脉、谓见阴寒脉也。阴寒脉即沉、涩、弱、弦、微类也。以阳病得阳脉,证脉相应,生可卜也;阳病若得阴脉,如暑去秋来,万物虽未即死,然日趋死候,故曰死也。盖天人无二理,春夏为阳,秋冬为阴,阳主生,阴主杀故也。

【集注】

方有执曰:阴阳者,通藏府血气表里虚实,风寒寒热而总言之也。

程知曰:阴病见阳脉而主生者,邪气自里之表,欲汗而解也。阳病见阴脉而主死者,邪气自表入里,正虚邪盛也。故正气实者,多见阳脉,正气虚者,多见阴脉。

脉来缓,时一止复来者,名曰结;脉来数,时一止复来者,名曰促,阳盛则促,阴盛则结,此皆病脉。

【注】

缓,四至脉也,缓时一止复来者,名曰结脉。数,六至脉也,数时一止复来者,名曰促脉。阳盛则促,阴盛则结,阴阳偏胜则病,故曰:此皆病脉也。

脉按之来缓,时一止复来者,名曰结,又脉来动而中止,更来小数,中有还者反动,名曰结阴也;脉来动而中止,不能自还,因而复动者,名曰代阴也,得此脉者必难治。

【按】

脉按之来缓,时一止至,名曰结阴也数语,文义不顺,且前论促结之脉已明,当是衍文。

【注】

脉来至数不乖而中止,不能自还,因而复动,名曰代,乃一藏无气,求他藏以代续之故也。凡病得此代脉者,必为难治,盖以促结之止,如急行而蹶,虽然中止,即能自还,非代脉之止可比也。

阴阳相搏,名曰动,阳动则汗出,阴动则发热,形冷恶寒者,此三焦伤也。若数脉见于关上,上下无头尾,如豆大,厥厥动摇者,名曰动也。

【按】

『素问』曰:阳加于阴谓之汗,阳加于阳,岂有汗出之理?阳动则「汗出」二字当是「发热」二字;阴动则「发热」二字当是「汗出」二字。

【注】

动者躁动也,谓阴阳互相鼓击而不宁也。动,阳脉也,寸为阳,阳乘击于阳,故阳动发热也。尺为阴,阴乘击于阴,故阴动汗出也。关界乎阴阳,则阴阳互相乘击,故发热汗出同见也。此为动而有力,阳盛之候,若按之不鼓,是为阳衰之诊,则必形冷而不发热,汗出而必恶寒,非搏击阳盛之动,乃扰乱阳虚之动也,由三焦之阳气伤,则不能外温肉分,故有是证也。动脉之状,颇似数脉,惟上下无头尾,如豆大,厥厥动摇,故名曰动也。厥厥者,谓似有根之摇动,动而不移,非若滑脉之流动,动而不居也。

【集注】

方有执曰:阴阳相搏之阴阳,以二气言;阳动阴动之阴阳,以部位言。下言动脉之定位与其形状,厥厥举发貌。

程知曰:阳升阴降,交通上下,往来于尺、寸之间,则冲和安静,惟阳欲升,而阴不足以和之使降,则两相搏击,其脉必数,而厥厥摇动见于关上也。

脉浮而紧者,名曰弦也,弦者状如弓弦,按之不移也,脉紧者,如转索无常也。

【注】

脉浮而紧者,名曰弦也,此非谓浮紧即弦脉,乃谓浮而劲紧,弦之状也。弦紧相类,惟恐人将弦作紧,将紧作弦,故并举相形以别之也。弦者状如弓弦,按之不移,即所谓端直也;紧者如转索无常,即所谓不端直也。端直则不能如转索,转索则不能似端直,其为劲急则同,所以相类也。

【集注】

方有执曰:此明弦紧之辨。按之不移,言如弦之张于弓,一定而不可动移也。转索无常,言左右旋转而不可拘也。

程知曰:紧为寒邪方盛,直细中有转动急疾之意,故谓如转索也。张锡驹曰:弦紧之分,在移与不移耳!

脉弦而大,弦则为减,大则为芤,减则为寒,芤则为虚。寒虚相搏,此名为革,妇人则半产漏下,男子则亡血失精。

【注】

脉形粗大有力,谓之大;浮沉有力,中取无力,状如□管谓之芤;沉而且大,按之劲急有力,谓之牢;浮而且大,举之劲急有力,谓之革,革脉者以鼓革而得名,外急中空之象也。弦则为劲,减其中取之劲,外急象也;大则为实,小其中取之实,中空像也,此以弦减、芤虚二脉,形容革脉也。女子得之半产漏下,男子得之亡血失精,寒虚相搏故也。

【集注】

程知曰:言弦而虚大之脉也。弦则为减,谓阳气减少而寒也;大则为芤,谓似革中空而虚也。虚寒相抟,则精血漏失,故有革象也。

问曰:脉有残贼,何谓也?师曰:脉有弦、紧、浮、滑、沉、涩。此六脉名曰残贼,能为诸脉作病也。

【注】

此下,皆残贼为病之诊也。相乘之脉为正气虚,随我所虚而乘及之之谓也。残贼之脉为邪气实,恃彼之强而虐及之之谓也。此六脉者名曰残贼,残则明伤,贼则暗袭,脉中有此当属实邪,不论何部,但本脉中兼见此脉,辄防邪至也。

【集注】

方有执曰:诸脉,谓各部之脉也。作,起也。言六者若见于各部之脉中,则皆能于其部生起病端。

张锡驹:残,伤残;贼,贼害也。言此六者之脉,足以暗伤人之经脉血气,如贼之害人而不觉,故曰能为诸脉作病也。

寸口脉阴阳俱紧者,法当清邪中于上焦,浊邪中于下焦,清邪中上,名曰洁也;浊邪中下,名曰浑也。阴中于邪;必内栗也,表气微虚,里气不守,故使邪中于阴也。阳中于邪,必发热头痛,项强颈挛,腰痛胫酸,所谓阳中雾露之气,故曰清邪中上。浊邪中下,阴气为栗,足膝逆冷,便溺妄出,表气微虚,里气微急,三焦相溷,内外不通,上焦怫郁,藏气相熏,口烂食龂也。中焦不治,胃气上冲,脾气不转,胃中为浊,荣卫不通,血凝不流。若卫气前通者,小便赤黄,与热相搏,因热作使,游于经络,出入藏府,热气所过,则为痈脓。若阴气前通者,阳气厥微,阴无所使,客气入内,嚏而出之,声嗢咽塞,寒厥相迫,为热所拥,血凝自下,状如豚肝,阴阳俱厥,脾气孤弱,五液注下,下焦不阖,清便下重,令便数难,脐筑湫痛,命将难全。

【注】

寸口阴阳俱紧者,谓六脉浮沉俱紧也。浮脉紧,则雾露之邪中于上焦;沉脉紧,则寒邪中于下焦,上焦指太阳也,下焦指少阴也。雾露之邪,曰洁、曰清,清邪中上,发热头痛,项强颈挛,腰疼胫酸者,雾露之邪中于太阳表也。寒邪曰浑、曰浊、浊邪中下,阴气为栗,足胫逆冷便溺妄出者,寒邪中于少阴里也。经曰:虚邪不能独伤人,必因身形之虚而后客之也。盖因其人表气虚,里气不固,清浊之邪,中伤上下,三焦相溷,表里不通,以致上焦清气不宜,邪气怫郁,与藏相熏,口烂蚀龂。中焦不治,胃气主下,而反上冲,脾气主运,而反不转,中焦皆浊,荣卫不通,血凝不流行也。

若正能胜邪,卫气先通,其人必先小便赤黄,热伤之经必血凝肉腐,而外发为痈脓也。若荣气先通,其人必先嚏嗢咽塞,热拥于里之血凝者自下,状如豚肝也。若正不胜邪,阴阳俱逆,荣卫不通,脾气孤弱,不能散精,五液注下,下焦不阖,里急坠痛,圊便数窘,命将难全也。

【集注】

沈亮宸曰:伤寒之证,转热即佳,故少阴、厥阴,皆以发热而愈,而凡下脓血与痈脓皆非死证。若阴阳俱厥,厥者必利,故五液注下,下焦不阖,命将难全也。

方有执曰:清指风,浊指寒,曰洁、曰浑,以天地之偏气言也。阴中于邪已下至浊邪中下一节,是释上文阴即下焦,阳即上焦也。阴气为栗已下至血凝不流,是言证。若卫气前通已下,言变痈脓之故。若阴气前通已下,言变脓血利之故。卫气即阳气,荣气即阴气,乃承上荣卫不通而言,而清浊之所以为病,在其中矣!阴阳俱厥已下,言证并于里而加重,故曰:命将难全也。

脉阴阳俱紧者,口中气出,唇口干燥,蜷卧足冷,鼻中涕出,舌上胎滑,勿妄治也。

到七日以来,其人微发热,手足温者,此为欲解;或到八日已上,反大发热者,此为难治。设使恶寒者,必欲呕也;腹内痛者,必欲利也。

【注】

此承上条互详其证,戒人临此阴阳混淆之病,慎勿妄治也。此条之蜷卧足冷,即上条之浊邪中下也;此条之鼻涕舌胎,即上条之清邪中上也;此条之唇口干燥,即上条之口烂蚀龂也;此条之反大发热,即上条之痈脓下血也;此条之腹中痛,即上条之下重湫痛也;此条之恶寒,即上条之必内栗也。脉阴阳俱紧,伤寒脉也;口中气出,唇口干燥胃经热也;蜷卧足冷,少阴寒也;鼻中涕出,表伤风也;舌上胎滑,里无热也。

似此表里、阴阳、寒热、虚实,杂揉未定之病,慎勿妄治,则当审其孰轻、孰重、孰缓、孰急,先后施治可也。到七日以来,其人微发热手足渐温者,此阴退阳复为欲解也;若到八日以上,反大发热者,乃邪盛正衰,此为难治也。设使恶寒知尚在表,若呕必欲入里也。腹内痛者,知邪已入里,内攻必欲下利也。

【集注】

方有执曰:微发热邪退也,大发热邪盛也,恶寒尚在表也,腹内痛已入里也。

脉阴阳俱紧,至于吐利,其脉独不解,紧去入安,此为欲解。若脉迟至六、七日不欲食,此为晚发,水停故也,为未解,食自可者为欲解。

【按】

紧去入安之「入」字,当是「人」字,人安谓不吐利也,必是传写之讹。「此为晚发,水停故也」二句,与上下文义不属,当是衍文。

【注】

此发明脉阴阳俱紧,内外寒甚,至于吐、利解不解之义也。吐利后脉仍紧,为邪未尽不解也;紧去脉缓,为邪尽人安欲解也。若紧去脉迟,至六、七日不欲食者,则胃未和为未解也;若欲食者,则胃已和,虽脉迟亦为欲解也。

【集注】

成无己曰:脉阴阳俱紧,为寒气甚于上下,至于吐利之后,紧脉不罢者,为其脉独不解,紧去则人安为欲解也。

寸口脉浮而大,浮为虚,大为实,在尺为关,在寸为格,关则不得小便,格则吐逆。

【注】

平脉以脉内外候关格,此以脉尺寸候关格。于此推之,凡阴阳盛极皆病关格,而不必定在内外尺、寸也。寸口脉浮而大,浮为正气虚,大为邪气实,在尺则阴邪实,关闭正气不能宣,名曰关,关则不得小便也。在寸则阳邪实,格拒正气不能化,名曰格,格则吐逆也。

【集注】

张锡驹曰:浮大之脉在于尺,则为关阴,阴气不能施化,故不得小便。浮大之脉在于寸,则为格阳,阳气不能宣通,故吐逆。

脉浮而滑,浮为阳,滑为实,阳实相搏,其脉数疾,卫气失度,浮滑之脉数疾,发热汗出者,此为不治。

【注】

浮为阳,滑为实,阳实相搏,其脉行于脉外者,数且疾矣。卫气行疾,荣气行迟,荣卫不相辅而行,故曰失度。浮、滑、数、疾,有余之脉,见发热无汗有余之证,脉证相合则为可治;若见发热汗出不足之证,脉证不合,不治明矣。

【集注】

成无己曰:浮、滑、数、疾之脉,发热汗出解者,邪气退也。若不解者,正气脱也,必不可治。经曰:脉阴阳俱盛大,汗出不解者死。

脉浮而数,浮为风,数为虚,风为热,虚为寒,风虚相搏,则洒淅恶寒也。

【按】

数为虚之「虚」字,当是「热」字。「风为热,虚为寒」二句当是衍文。风虚相搏之「虚」字,亦当是「热」字。

【注】

风寒在表则脉浮紧,风热在表则脉浮数,表受风邪,故洒淅恶寒也。

诸脉浮数,当发热而洒淅恶寒,若有痛处,饮食如常者,蓄积有脓也。

【注】

诸脉浮数,谓寸、关、尺六脉俱浮数也。浮则为风,数则为热,风热遏郁于表,则当发热而洒淅恶寒也。若有隐痛之处,饮食如常者,非表邪之诊,乃内痈蓄积有脓之诊,于此知浮数之脉,不可概为风热也。

【集注】

王肯堂曰:人身有焮肿痛楚处,未有不自觉者,此条所言,必是内痈,故曰:蓄积有脓也。如胃脘痈,肺痈,肠痈,皆各有辨,而胃痈之脉,人迎反盛,未有不误以为伤寒者,故宜察之。

程应旄曰:脉证似伤寒,若不于若有痛处,饮食如常之证参酌,而误以辛温发散,助其阳热,否则误以寒凉彻热,遏住邪气,滋害深矣。

张璐曰:若为焮肿,为热壅经络;若无肿处,必邪留藏府,随内外而发痈脓也。

脉浮而大,浮为风虚,大为气强,风气相搏,必成瘾疹,身体为痒,痒者名泄风,久久为痂癞。

【注】

六脉俱浮而大,浮为风虚,大为气强,强者热也,风热相搏,必成瘾疹也。身体为痒,痒者肌虚,热气外薄故也,名为泄风,若久不愈,则成痂癞。痂癞,疥,癣、疠、癞之类是也。

【集注】

成无己曰:痂癞者,疠风也,眉少发稀,身有干疮而腥臭,经云:脉风成疠是也。

朱震亨曰:经云:诸痒为虚,血燥不荣肌腠,所以痒也。

方有执曰:经云:外在腠理,则为泄风。

寸口诸微亡阳,诸濡亡血,诸弱发热,诸紧为寒,诸乘寒者则为厥,郁冒不仁,以胃无谷气,脾涩不通,口急不能言,战而栗也。

【按】

濡,浮而无力,候阳虚也,岂有亡血之理?弱,沉而无力,候阴虚也,岂止发热而已?诸濡亡血,当是诸濡卫虚;诸弱发热,当是诸弱荣虚。

【注】

寸口者,指寸、关、尺三部而言也。诸微,谓凡病见微脉,皆亡阳也。诸濡,谓凡病见濡脉,皆卫虚也。诸弱,谓凡病见弱脉,皆荣虚也。诸紧,谓凡病见紧脉,皆为寒也。诸乘寒者,谓诸微濡弱脉,亡阳荣卫不足之人,一病即见残贼。紧脉则为寒乘病厥也。厥于中者,郁冒昏迷,不知痛痒;厥于经者,战栗口噤不能言语,以平日胃虚损谷,脾虚不运,中虚不胜外邪也。

【集注】

程知曰:诸乘寒者,则以阳极虚,而阴寒直乘之也,故为厥逆。其所以昏冒不知人,强直而无觉者,则以胃无谷气,脾不流通,故使口噤不能言,外战内栗而厥也。

问曰:曾为人所难,紧脉从何而来?师曰:假令亡汗若吐,以肺里寒,故令脉紧也;假令欬者,坐饮冷水,故令脉紧也;假令下利,以胃中虚冷,故令脉紧也。

【注】

此详申上条,诸亡阳荣卫不足之人,而见紧脉之义也。曾为人所难,问紧脉为寒实之诊,虚冷亦见紧脉,是从何而来也?师曰:假令其亡汗表虚,若吐胸虚,下利里虚,寒邪乘虚为病,或外感寒邪,或内饮冷水,或中寒阴化,皆令脉紧也。若与浮同见,无汗,则为伤寒实邪;有汗,则为亡阳虚邪。与沉同见,腹痛不便,则为中寒实邪,腹痛下利,则为中寒虚邪。由此推之,凡诸实脉从虚化者,即未可谓之实矣。

【集注】

程应旄曰:紧则为寒,称曰乘脉,今复列之残贼何义?曰:虚则为人乘,实则乘人,凡脉皆然,不独紧也。

寸口脉微,尺脉紧,其人虚损多汗,知阴常在,绝不见阳也。

【注】

上条以浮沉见微紧,此条以寸尺见微紧,皆阴盛阳亡之诊,故曰:知阴常在,绝不见阳也。祗曰:虚损多汗者,略言之也。

【集注】

程知曰:言寸微、尺紧为虚损多汗之证也。寸微弱为亡阳,尺紧疾为阴胜,阴胜于内,阳绝于外,故为虚损多汗。

师曰:病人脉微而涩者,此为医所病也。大发其汗,又数大下之,其人亡血,病当恶寒,后乃发热,无休止时。夏月盛热,欲着复衣,冬月盛寒,欲裸其身,所以然者,阳微则恶寒,阴弱则发热,此医发其汗,使阳气微,又大下之,令阴气弱,五月之时,阳气在表,胃中虚冷,以阳气内微,不能胜冷,故欲着复衣。十一月之时,阳气在里,胃中烦热,以阴气内弱,不能胜热,故欲裸其身。又阴脉迟涩,故知血亡也。

【按】

「又阴脉迟涩,故知血亡也」二句,与上文义不属,非有阙文,即是衍文。

【注】

病人脉微而涩,询之为医大发其汗,又数大下之,所以致此病也。其人亡血,略辞也,谓亡其血气也。气亡则阳微,阳微则恶寒;血亡则阴弱,阴弱则发热;阳微阴弱,故病当恶寒后乃发热也。轻者邪不留连,遇所不胜时则愈;重者无休止时,即遇所不胜尤甚也。然恶寒虽遇夏月盛热,欲着复衣,所以然者,五月之时,阳气在外,胃中虚冷,大发其汗,令阳气微,故不胜寒也。发热虽遇冬月盛寒,欲裸其身,所以然者,十一月之时,阳气在内,胃中烦热,又数下之,令阴气弱,故不能胜热也。此即论中所谓热在骨髓,寒在皮肤;寒在骨髓,热在皮肤,沉痼寒热之病也。

【集注】

王肯堂曰:非必遇夏乃寒,遇冬乃热也,此但立其例,论其理耳。

寸口脉微而缓,微者卫气□,疏则其肤空,缓则胃气实,实则谷消而水化也,谷入于胃,脉道乃行,水入于经,其血乃成。荣盛则其肤必□,三焦绝经,名曰血崩。

【注】

寸口脉微而缓,微者卫气□,□则其表空虚也;缓者胃气实,实则消化水谷也。壳入于胃,脉道之气乃行;水入于经,脉络之血乃成。今荣愈而盛卫愈□,血愈多而气愈少,气血失其经常之道,故曰:三焦绝经。气不能制血,血不能归经,故血妄行而崩也。

【集注】

成无己曰:卫气者,温分肉,肥腠理,卫气既□,皮肤不得温,肥则空虚也。经曰:

缓者胃气有余,有余为实,故云:缓者胃气实。『内经』曰:食入于胃,淫精于脉,是谷入于胃,脉道乃行也。『针经』曰:饮而液渗于络,合和于血,是水入于经,其血乃成也。经,常也。三焦者气之道路,卫气□则气不循常度,故三焦绝其常度也。

方有执曰:□言不能固护,实犹言强也。谷入于胃,至其血乃成,乃承上文谷消而水化也。阴血大下,而曰崩者,言其不能止静,如山坏之势也。

寸口脉微而涩,微者卫气不行,涩者荣气不逮,荣卫不能相将,三焦无所仰,身体痹不仁,荣气不足,则烦疼口难言,卫气虚,则恶寒数欠,三焦不归其部,上焦不归者,噫而酢吞;中焦不归者,不能消谷引食;下焦不归者,则遗溲。

【注】

凡经脉内外、荣卫也,藏府内外、三焦也,故经曰:荣行脉中,卫行脉外。上焦心肺主之,中焦脾胃主之,下焦肝肾主之。分而言之,荣也,卫也,三焦也;合而言之,皆本乎一气之流行,随其所在而得名也。脉微而涩,荣卫不足,不足则荣卫不能相将而行,三焦无所仰赖,故身体周痹不仁。荣气不足,故身烦疼,口难言语;卫气不足,故恶寒数欠也。上焦司降,降者清中之浊;下焦司升,升者浊中之清;中焦司升降,清者令其上升,浊者令其下降。今荣卫不相将而行,三焦无所仰赖,故不能各归其部,而失其职矣。上焦不归,则浊气不降,噫气而吞酸;中焦不归,则升降相违,故不能消谷引食;下焦不归,则清气不升,故不能约束而遗溲也。

寸口脉微而涩,微者卫气衰,涩者荣气不足,卫气衰,面色黄,荣气不足,面色青。

荣为根,卫为叶,荣卫俱微,则根叶枯槁,而寒栗欬逆,唾腥吐涎沫也。

【注】

此详申荣卫上焦之证也。面色黄青,荣卫不足之色也。恶寒而栗,欬嗽唾腥,吐痰涎沫,肺损之证也。肺主皮毛,皮毛者,荣卫之所居,故肺损则皮聚而毛落,荣卫枯槁也。

【集注】

成无己曰:荣行脉中为根,卫行脉外为叶,根叶俱微,则阴阳之气衰也。

寸口脉弱而迟,弱者卫气微,迟者荣中寒,荣为血,血寒则发热,卫为气,气微者,心内饥,饥而虚满,不能食也。

【按】

条末「心内饥,饥而虚满不能食」句,此是论脾胃,不关荣卫。故弱者卫气微,当是「阳气微」;迟者荣中寒,当是「脾中寒」,上下文义始属。荣为血,血寒则发热,岂有血寒发热之理乎?卫为气,气微者,当是阳气微。脾中寒者,心内饥,阅下条言胃气有余,自知。

【注】

此详申荣卫中焦之证也。缓以候胃,迟以候脾;胃主纳谷,脾主化谷,故能食者胃也,能化者脾也。今阳微中寒,脾胃俱病,所以心内虽饥,饥而虚满不能食也。

【集注】

方有执曰:饥而虚满者,阳主化谷,卫阳衰微不化谷,故虚满而不能食也。

寸口脉弱而缓,弱者阳气不足,缓者胃气有余,噫而吞酸,食卒不下,气填于膈上也。

【注】

此又详申中焦之证。寸口脉弱而缓,弱者阳气不足,缓者胃气有余,不足则脾失健运,有余则胃强能食。此胃强脾弱,所以虽能食而不能消化也,故使吞酸而噫,食卒不化,气填胀闷于膈中也。

【集注】

方有执曰:阳气以胃中之阳气言,不足则不能化谷;胃气以胃中之谷气言,有余言有宿食也。有宿食则郁而生热,故噫饱而吞酸,此盖以饮食之内伤者言也。

趺阳脉迟而缓,胃气如经也。趺阳脉浮而数,浮则伤胃,数则动脾,此非本病,医特下之所为也。荣卫内陷,其数先微,脉反但浮,其人必大便□,气噫而除。何以言之?本以数脉动脾,其数先微,故知脾气不治,大便□,气噫而除,今脉反浮,其数改微,邪气独留,心中则饥,邪热不杀谷,潮热发渴,数脉当迟缓,脉因前后度数如法,病者则饥,数脉不时,则生恶疮也。

【注】

此已下辨趺阳之脉、少阴之脉也。趺阳一名冲阳,在脚背上,去陷骨三寸脉动处,乃是阳明胃经之动脉也。少阴一名太溪,在足内踝后跟骨上脉动处,乃足少阴肾经之动脉也。趺阳、少阴,乃古诊法,越人以十二经虽皆有动脉,独取寸口以决死生者,以寸口乃脉之大要会也。然此法不行久矣。设有危急之病,寸口脉不见,诊此以决死生可也。若在平时,总不如以关脉为趺阳,尺脉为少阴,更为愈也。如趺阳胃脉迟而和缓,是胃气不病,如经脉也,今趺阳脉浮而数,按之无力,浮以候府,浮而无力,则为伤胃;沉以候藏,数而无力,则为伤脾。询之病者,特为医下之所为,以致荣卫之气内陷。其先数脉变微,为脾弱也;浮脉仍浮反甚,为胃强也。胃强则邪气独留,故大便□,潮热发渴也;脾弱则脾气不运,故邪热不能杀谷,虽饥不食,气噫而快也。

医者前后施治如法,而浮数之脉,自当迟缓如经,则饥欲食,病者愈也;若施治失宜,数脉终始不退,则生恶疮也。

【集注】

方有执曰:恶疮与屎脓虽不同,其为血热则皆然也。

程知曰:此言趺阳脉迟缓,妄下则有浮数之变也。

趺阳脉浮而涩,少阴脉如经者,其病在脾,法当下利,何以知之?若脉浮大者,气实血虚也,今趺阳脉浮而涩,故知脾气不足,胃气虚也,以少阴脉弦而浮才见,此为调脉,故称如经也。若反滑而数者,故知当屎脓也。

【按】

「若脉浮大者,气实血虚也」二句,与上文义不属,当是衍文。少阴脉弦而浮,岂可谓如经乎?当改,「沉而滑」字。

【注】

脾肾皆病下利,今趺阳胃脉浮涩,少阴肾脉如常,是病在脾不在肾也,何以知之?浮为阳,以候胃;涩为阴,以候脾,浮与涩合,故知脾气不足,胃气虚也。以少阴脉见沉而滑,故称如经也。若沉滑而数者,是阳邪伤阴,故知当屎脓血也。

【集注】

程知曰:水谷之下利属于脾、胃,而脓血之下利属于肾,此可诊趺阳、太溪而辨之也。

趺阳脉伏而涩,伏则吐逆,水谷不化,涩则食不得入,名曰关格。

【按】

水谷不化之「化」字,当是「入」字,若是「化」字,是能食也,何名曰格?食不得入,当是不得小便,若有小便,是水道通也,何名曰关?必是传写之误。

【注】

前论以浮沉、尺寸候关格,此以趺阳候关格之诊法也。趺阳者,胃脉也。脉伏而涩,伏则尺寸之阴阳停升降也,涩则三焦之元气不流通也。不升降流通,故上则吐逆,下则不得小便,病名曰关格也。

趺阳脉滑而紧,滑者胃气实,紧者脾气强,持实击强,痛还自伤,以手把刃,坐作疮也。

【注】

趺阳之脉以候脾胃,脉当和缓,今反滑而紧者,以滑为胃气实。紧为脾气强,滑紧并见,如持实以击强,故主急痛,痛还自伤脾胃也。以手把刃而成疮者,犹之操刃自割,而贻其害也。

【集注】

方有执曰:滑为食,故在胃,则主谷气实。紧为寒,故在脾,则主邪气强。持实击强,言胃实脾强,两相搏击而为病。譬如以手把刃而自伤,盖谓非由藏府而传变也。

趺阳脉沉而数,沉为实,数消谷,紧者,病难治。

【注】

胃脉沉而数,沉主里,数主热,沉数为里实热,则能消谷。凡里病得此脉者,皆易治也。若不沉数而沉紧,沉紧为里寒,则为残伤胃气之诊,故曰:难治也。

【集注】

方有执曰:沉以候里,故在脾、胃为土实,谷气实也。数为热,阳也;紧为寒,阴也。言趺阳主脾胃,脾胃主谷,谷气实。若脉见数而阳热胜,阳能化谷,虽病不足为害;若脉得紧而阴寒胜,阴不化谷,故为难治。

程知曰:言趺阳沉数为消谷之病也。沉为实,沉主里也;数消谷,数为热也。紧盛为邪胜,故为难治也。

趺阳脉大而紧者,当即下利,为难治。

【注】

下利者,不论寒热皆中虚之病,故脉宜小宜缓,为病脉相宜,则易治也。今趺阳脉胃大而紧,为病虚脉实,则不相宜,故为难治也。

【集注】

成无已曰:大为虚,紧为寒,胃中虚寒,当即下利,下利脉亦微小,今反大紧,邪盛也,故曰:难治。经曰:下利脉大者,为未止。

张璐曰:趺阳脉紧,为寒邪伤胃,故必下利,下利脉大为邪盛,故难治也。

趺阳脉微而紧,紧则为寒,微则为虚,微紧相搏,则为短气。

【注】

脉见浮微而沉紧,虚寒之诊也。趺阳胃脉似有似无为阳虚,重按似紧中寒,胃阳虚寒则气短矣。紧脉主痛而不痛者,以紧兼微,虽紧不劲,故不痛也。

【集注】

程知曰:言趺阳微紧,则中气虚寒,为短气之证也。

趺阳脉不出,脾不上下,身冷肤□。

【注】

趺阳脉伏不出,则中焦阳虚,脾胃不能上下输布,卫气不行,故病通身肤冷而□也。

【集注】

程知曰:身冷者卫气不温也,肤□者荣血不濡也。

趺阳脉浮而芤,浮者卫气衰,芤者荣气伤,其身体瘦,肌肉甲错。浮芤相搏,宗气衰微,四属断绝。

【注】

胃脉浮芤,浮者胃脉衰,芤者荣气伤。卫气衰,故身体瘦也;荣气伤,故肌肉甲错也。浮芤相抟,日久而宗气衰微,生气少矣。四属断绝,谓皮、肉、脂、髓四者俱竭,故一身枯瘦失滋养矣。

【集注】

程应旄曰:卫以荣为根,荣以卫为护,而荣卫之统于宗气者,又以趺阳胃为根也。

趺阳脉紧而浮,浮为气,紧为寒,浮为腹满,紧为绞痛,浮紧相抟,肠鸣而转,转即气动,膈气乃下,少阴脉不出,其阴肿大而虚也。

【按】

阴肿大而虚之「虚」字,当是「痛」字。细玩可知。

【注】

外感,六脉浮紧,寒气在外,故骨节烦痛;内伤,胃脉浮紧,寒气在内,故腹满绞痛。寒气相抟,肠鸣而转,转则膈中寒气下趋洞泄也。若少阴脉浮不出,则下焦阳虚,寒气聚于阴器,不得发泄,故病疝阴肿大而痛也。

【集注】

方有执曰:趺阳之土败,而少阴所以无制也。

少阴负趺阳者,为顺也。

【注】

此少阴负趺阳大旨。盖少阴肾属水,趺阳胃属土,杂病恶土克水,而伤寒少阴病,惟恐土不能制水,水一泛溢,则呕吐、下利,无所不至。若趺阳脉和,胃土有权,则水有制,而少阴负则为顺矣。顺者,土不为水侮也。

【集注】

方有执曰:万物资生于土,而百骸藉养于胃,水土平成,物阜人安,非天下之至顺乎?古今谓趺阳有脉者不死,有以哉!

汪琥曰:趺阳脉,『图经』原名冲阳脉,在足跗中指端,上行五寸,去陷谷穴三寸,足阳明脉之所过也,为原,故一名会原,诊法病重者切之以决死生。伤寒以胃气为本,趺阳之脉不衰,知胃气尚在,病虽危犹可治也。

少阴脉弱而涩,弱者微烦,涩者厥逆。

【注】

少阴脉弱而涩,弱者肾阴虚,故微烦也;涩者脉道滞,故肢冷也。

【集注】

方有执曰:弱为虚损不足脉,阴虚生内热,所以烦,然属虚烦,故虽烦亦微也。涩为少血而不滑,不能上与阳相顺接,所以厥而逆冷也。

程知曰:言肾脉微涩之病也。少阴肾动脉也,在足内踝后跟骨上陷中也。

少阴脉不至,肾气微,少精血,奔气促迫,上入胸膈,宗气反聚,血结心下,阳气退下,热归阴股,与阴相动,令身不仁,此为尸厥,当刺期门、巨阙。

【注】

少阴脉不至,是肾气衰微,精血少也。肾者阴中藏阳者也,肾阴虚竭,不能藏阳,阳气上奔,迫促胸膈,宗气反为所阻,聚而不行,血结心下。阳气既奔于上,极必退下,退下则阴股间热,与阴相动,所以必然也,虽令知觉冥,身不仁而不死,此为尸厥也。当刺期门以通结血,刺巨阙以行宗气,庶厥回而复苏也。

音切辄陟涉切惵音垤菽音叔蔼于盖切瞥匹灭切萦于荣切卵卢管切溷胡困切龂鱼斤切嚏音帝湫子由切疹之忍切痂音加癞力代切

标题:辨脉法篇
地址:http://www.tcmlib.com/view/47573.html
声明:辨脉法篇为用户上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